碧小可 εiз

安德莉凯利: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吃货,每要到一个陌生地方之前都会上网狂搜当地美食,然后深夜趴在电脑面前流着口水呵呵傻笑,自觉找到了人生的(短期)奋斗目标。然而现实和梦想总是有一点点差距,从后乐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在食べログ找好的餐厅却发现还要一个小时才开门......  于是到底是傻逼一样在店门口转一个小时还是干脆去冈山站附近另寻美食呢?纠结五分钟后,两个吃货毅然选择了后者。

结果好不容易到了冈山站,已然饿成狗的两人还是饥不择食地吃了...拉面。说到冈山美食,岛国友人总是说去吃ばら寿司吃デミかつ丼啊!就算是吃拉面也应该是满载鸡肉叉烧的笠冈拉面或者是用千户牛的牛肉拉面啊!但我们吃的就是大概全日本都仰俯皆是的猪肉叉烧拉面。愤懑之下还不顾热量加点了炸鸡和饺子。

拉面入口,心理稍微平衡了那么一些,因为摸着良心说话这家风风拉面还是不错吃的。比起咸死人的一风堂、新宿街头寡淡得一塌糊涂的自动贩售券拉面店,它还算鲜度适宜、用料充足、诚意满满。唯一地缺点大概就是略油了些,让人吃完恨不得狂奔8公里来消耗落肚的卡路里Orzzz

PP鲁:

沿途风景如画 只因与你同行 

从坠入爱河到百年金婚,我都愿与你在悉尼牵手旅行。

巫婆的故事

蔡澜:

网上看到一则很长的笑话,节译如次: 
阿瑟王年轻的时候被邻邦俘虏,该国国王开出难题,限他一年之内说出满意的答案,要不然就要杀死他。 
难题是:「女人最想要的是甚么?」 
阿瑟当然不懂,访问了公主、妓女、教士、智者和小丑,也都不懂。 
期限快到,阿瑟王接受众人意见,去找一个巫婆,但她的代价往往是大家付不起的。 
巫婆说:「你叫你的武士嘉文娶我做老婆,我就告诉你。」 
驼背的巫婆口中只剩下一只牙,还不时发出猥亵的怪声,又老又丑,阿瑟不忍牺牲老友,拒绝了她。嘉文知道后,反而挺身而出。 
巫婆高兴极了,告诉阿瑟王:「女人最想要的,是一切由她自己作主!」 
答案令邻邦国王满意,释放了阿瑟王。 
婚礼上,嘉文保持十足的绅士风度,彬彬有礼,反而巫婆仪态尽失,把极情丑恶的一面显出,令阿瑟王内疚不已。 
洞房,嘉文战战兢兢走进来。啊!他发觉躺在床上的,竟然是一位绝世美人。原来巫婆的外表是假的。不过她说:「我只能半天变回自己,半天还是巫婆,你自己挑选吧!」 
到底白天带艳妻给朋友看,还是留着晚上温存?嘉文非常烦恼,最后他说:「你决定好了,一切由你作主!」 
巫婆听了十分满意,所以决定整天都以美女的姿态出现来报答。 
别以为这个故事是教训我们怎么尊重别人、凡事不能单凭外表、要有仁慈的心等等,其实真正的寓意是:无论你身边的女人是甚么样子,聪明或笨拙,其实私底下都是巫婆一个。而且,对付女人,是她们讲甚么就是甚么。男人愈早投降愈好办。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光圈ai漫游:

(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一位工作于华为海外的校友,把他在伊朗的中国同事介绍给我们,以便有个照应。我们打算在离开德黑兰之前拜访一下这位华为友人,不凑巧的是,他这天刚好出差,但他把自己的房间钥匙留给同事,邀请我们住他家里。


我和leon,带着在亚兹徳捡到的台湾帅哥kevin一起,从机场打车穿过德黑兰市区,到达位于北部的华为家属区。与初到伊朗时相比,这一次我才有机会真正接触这座城市。之前我对德黑兰的印象仅仅是《逃离德黑兰》这部电影,以为它是个饱经制裁贫困而落后的小城市;没想到,德黑兰的街上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竟是一副现代大都市的模样。据了解,德黑兰是整个西亚地区最大的城市,人口已多达1200万,超过了武汉。


德黑兰的南部是老城区,拥有大量的博物馆和皇宫,多为老市民居住;北部是厄尔布尔士山脉,空气清新,富人多住于此。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北部富人区里。我打量着这座公寓:它坐落在主干道旁边的街道上,交通便利,闹中取静。对面坐落着带大院子、车库、游泳池的别墅。在武汉,我还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如此高端的住宅,不禁为我的华为友人们感到小小的骄傲。


按下门铃,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原来我按错了房间,保管钥匙的那位友人同事还未回来。听见我说着普通话,这位女士爽快的打开门,邀请我们去她家里等。于是,我,leon,kevin三个不速之客拖着大包小包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她家客厅。


这种感觉很奇妙。几天前,我们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kevin这个台湾人,更没有华为家属的这位女士的存在。几个月前,我甚至不知道德黑兰这个地方在哪;而现在,我们四个人就坐在遥远的德黑兰的某栋公寓里象老朋友一样吃着坚果聊着天。女士给我们讲述了她的生活:北京人,之前也在华为工作,老公调到海外后就辞职当了全职太太,带着三岁的小孩跟着老公旅居伊朗。他们打算送小孩在这边上国际幼儿园。女士说幼儿园的学费虽然和北京差不多高,但伊朗的食品安全、环境、制安要比国内好太多,小孩留在这边放心。见我们一脸的不解,她便给我们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一次他们带着小孩去街区游乐场玩,粗心的把小孩遗忘在滑梯处,等他们火急火燎的往回赶时,看见一对情侣正守护着小孩等候他们回来。


kevin似乎理解不了这些正常的事在我们眼里会那么感触。我与leon都曾去过台湾,深知台湾的治安良好,民风淳朴,所以我们很理解kevin的疑惑。但我们很难告诉他,现在的大陆小孩可能在家长眼皮底下就被拐走;大陆小孩从小就要被教育不要信任任何陌生人。


从这位女士的口中,我们还了解到更多的伊朗人民生活细节:他们下午四点下班,八点才吃晚饭,中途喜欢和家人朋友呆在一起,喝茶聊天逛公园;他们喜欢夜生活,夜生活依然是和家人朋友呆在一起聊天说笑。这是一种简单的而与我们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生活理念,国人把加班与忙碌标榜为成功,电视里把因忙碌很久没回家见亲人当做榜样,大家都在不停歇的追逐金钱与权力,没有人愿意做和家人朋友呆在一起快乐的普通人。


我们住进华为友人的房间后,又与kevin聊了许多。从社会经济的发展到年轻人就业与婚恋观;从各自的旅行经历聊到海峡两岸的旅游业。台湾的经济近来来发展放缓,年轻人就业也更加困难,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抛弃了忙碌而选择一种更慢的生活方式;年轻人很少有结婚就要买房的概念,也不会为了经济条件去选择配偶;台湾的护照可以免签和落地签上百个国家,他们去旅游会去阿联酋、阿塞拜疆那些我们很少听说的地方;台湾景点几乎不要门票,更不会有宰客的现象存在(这一点我与leon在14年台湾自由行时深有体会)。Kevin听到我们讲的大陆种种现象,一再表示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那一晚,一直到我睡着,leon与kevin还在谈话,一直到kevin搭上凌晨去机场的的士(kevin凌晨的飞机)。


第二天我与leon到德黑兰南部游玩后便匆忙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并通过华为家属的那位女士把钥匙还给了华为友人。一直到走,我们也未见到他,也未曾打听那位女士的名字;我们也不知下一次见到kevin会是什么时候。但在这段短暂的一天里,我们窥探到的海外华人、台湾人、伊朗人的生活,恍然若梦,却给了我们新的启示,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狭隘的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穿红衣服的帅哥便是和我们一起从设拉子到德黑兰的台湾人kevin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自由塔,德黑兰的标志。我们只在的士上看了下,没有刻意过去。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街头拥挤的车辆


四、德黑兰:大都市里的人来人往(二)海外华人、台湾人与我们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个国家,两本护照,含金量却是天壤之别。